但是辽侯也不要看在我的面上便另加夫虽然不才

小编:杨彪转过头,并没有看李林,而是看向了自己的儿子杨修,缓缓说道:德祖,论阳光,父亲不如你啊! 杨修淡淡一笑,对杨彪拱手道:父亲只是因为这大汉琐事太多,从而蒙蔽了双眼!

 杨彪转过头,并没有看李林,而是看向了自己的儿子杨修,缓缓说道:“德祖,论阳光,父亲不如你啊!”
 
    杨修淡淡一笑,对杨彪拱手道:“父亲只是因为这大汉琐事太多,从而蒙蔽了双眼!”
 
    杨彪无奈的点点头,有对李林道:“辽侯!果然乃是当世人杰啊!”语气尽显赞叹之意,可以听出,乃是诚心之言。
 
    “你们这是…………”李林看的奇怪,这父子二人一唱一和,杨彪老头子有忽然夸自己,弄得自己可是有些不适应了。
 
    “哈哈!”看着李林的样子,杨彪忍俊不禁,缓缓的站起了身子,而对面的杨修也是紧忙站了起来,李林这还用说,也是感激起来。
 
    杨彪缓缓的走进,李林知道,自己这个事情办成了,但是没想到还真是费了一番的周折,杨彪对李林笑道:“其实德祖早就已经心向辽侯,只是老夫还不了解辽侯的脾气德行,怎么会让自己的亲自随意投靠于麾下,今日一见辽侯,果然非同一般,能够在老夫对面站立一个多时辰,身为堂堂的辽侯竟然没有发怒,还能在哪里老老实实的站好,就可见辽侯的诚心与耐心,加上辽侯刚才那一番话,老夫信得过辽侯了!”
 
    “哦?”李林眉毛一挑,调笑道:“呵呵,那么太尉大人就不以为林乃是跟董卓,曹操一流的了?”
 
    杨彪也是跟着笑道:“哈哈,那也要看辽侯你心里所想与嘴上所说是不是一回事了!”
 
    李林赶紧躬身一拜,道:“多谢太尉大人赞扬!”
 
    “你这个小子!”杨彪笑着指了指李林,李林毕竟是晚辈,在自己面前这个样子,倒是直接把杨彪提升到一个长辈的地位,杨彪有回头对杨修道:“德祖啊!这样的主公,你可认同?”
 
    杨修也不多说,立即对李林深深一拜道:“修拜见主公!”
 
    李林一伸手道:“德祖免礼!德祖乃是太尉大人之子,能够投靠与林的麾下,林也是不胜荣幸啊!”
 
    “诶!”杨彪赶紧说道:“德祖虽然那时某之亲子,但是辽侯也不要看在我的面上便另加抬爱,老夫虽然不才,但是此子的确还有些才能,以后在辽侯麾下,全靠他自己的能耐!”
 
    李林玩味的看了看这父子俩,都是人精,谁也不让谁啊,李林笑着对杨修道:“那不知德祖愿意在某麾下担任何职位呢?”
 
    杨修低着头说道:“修不才,只在辽侯麾下当一个刀笔吏即可!”
 
    “哦?”李林疑惑道:“难道你就情缘当一个如此小的刀笔吏吗?以德祖之才也不会就这般没有上进之心吧?”
下猜尽了心思,那么自己这个主公之位也就没什么用了。
 
    李林笑着说道:“虽然德祖之死令林佩服,但是林现在可是用人之际,德祖之才怎可委身在林身边做一个刀笔吏,某即可封德祖为许褚主簿,帮助景山打点好这城内的琐事!”
 
    李林既然都这么说了,杨修那里还能改口,立即拱手一拜道:“多谢主公!”
 
    “呵呵!好!”李林又笑着对杨彪说道:“老大人,这天色不早了,大人是不是也应该赏林一杯水酒啊?”
 
    杨彪忍俊不禁,笑答“哈哈,你这个小子,还真是要在老夫的府上吃上一顿才肯罢休啊!”在回想起来,李林迷迷糊糊的喊道:“开饭啦?”然后吸口水的样子,杨彪笑得更加强烈了。
 
    李林调笑道:“林站了那么久,早就饿了,老大人考验林没错,但是这考验之后,怎么也该给林一杯好久以示奖励吧!”
 
    杨彪笑道:“放心,酒水早就已经准备妥当!走吧!”
 
    “多谢大人!”李林感激躬身谢过,便给跟杨彪出了前堂。
 

当前网址:http://zghx114.com/a/hengcaiyulecaipiaoshoujiduan/20180509/1.html

 
你可能喜欢的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