盘膝运功疗伤几个昼夜不但将瘀血逼出体外全复

小编:只是,才子遭受重创,牙齿打颤,口里冒血,和个死人也差不多了,别说动根手指头,只怕连呼吸都有困难,狼妖敢笃定,这个小子此刻和具尸体没有太大区别。 它盯着才子看了良久,

 只是,才子遭受重创,牙齿打颤,口里冒血,和个死人也差不多了,别说动根手指头,只怕连呼吸都有困难,狼妖敢笃定,这个小子此刻和具尸体没有太大区别。
 
    它盯着才子看了良久,双瞳中的恐惧逐渐褪去,又一步步走了过来。
 
    而就在这时候,在它身后,突然出现了一个人。这个人无声无息,仿佛一直就立在那里,没有离开过,也没有人能看见他从何处来。
 
 第五章 前尘往事随它去
 
    “痴儿!”
 
    这个人轻轻叹了口气,轻轻说了这两个字,也不知道是在对谁说话。
 
    狼妖的耳朵没有聋,自然也听到了。这一次,它并没有炸毛,它钢针一样的狼毛此刻柔顺无比,它的耳朵也耷拉下来,它低下了高傲的脑袋,慢慢转过身,活似一只犯错的恶犬看见自己的主人,哪里还有一点半步化形的高手风范。
 
    这个人也并没有丝毫高手风范的模样,衣服脏而破,头发乱如草,脸上也脏兮兮,不过却能看出,这是一张年轻人的面孔,看起来绝不超过三十岁。
 
    才子也已看见这个人,这个人自然是他苦苦追逐的人,高岳。
 
    他此刻恨不得立刻上前用自己的拳头揍高岳一顿,众多师兄弟中,也唯有高岳有资格“享受”他另类的表达方式。十年不见,这个硬朗而高伟的男人,一点都没有变化,除了身上有一点点脏,眼神更深邃了些。但这并不妨碍才子将眼前的二师兄和当年的那个二师兄重叠在一起,那个人拖着当时还年幼的自己,摸下后山,去绿水湖畔偷窥那一带最富盛名的一对姐妹花沐浴时,那猥琐的眼神,那抽动风箱一般却强忍着的呼吸声,还有那“飞流直下三千尺”的哈喇子……
 
    才子闭上了眼睛,眼角却有泪水的晶莹闪烁着。
 
    那毕竟只是一段美好的回忆,须知,万法归宗,同则分化,盛则必衰,那段儿时的记忆,终究是早已过去了很多年。
 
    “如果一直住在山上,那种日子岂非有趣得很?”
 
    才子心底一颤,忽又睁开了眼睛。他早已经觉悟了很多事,对于师门的不幸,他记在心里,就已足够。也只有牢牢记住,扎了根,因果循环,总有一天,报应不爽!
 
    高岳却没有看才子一眼,也并没有走过来。因为狼妖此刻正匍匐在他脚下,正用它硕大的脑袋拱着高岳的裤腿,用它的耳朵摩擦着高岳的身体,眼里清澈无杂质。如果它体型再小十几倍,无疑正是一头宠物犬在讨好主人的样子,而现在,它这样的举动无疑显的过于滑稽了些。
 
    奇怪的是,当才子看到狼妖的举动,居然并没有感到丝毫滑稽,而是有一股莫名其妙的悲伤。
 
    高岳抚摸着狼妖的额头,像是在梳理着它的毛发。只不过他的脸庞依旧冷削而严肃。
 
    “小狼,你就算把这臭小子打死,也并没有错。”高岳淡淡开口,脸上忽有了一股冷酷,接着道:“人生苦短,十年步入拳术的化境,这样的成就很了不起么?”后面这句话,显然并不是说给狼妖听的。
 
    而才子却是听出来了,敢情这头狼妖和他本来素不相识,为什么开口闭口的废物小子,原来居然是高岳的宠物。
 
    不过他对高岳的批评却没有怎么放在心里去,这个人,本来从小和他就是亦师亦友的关系,才子也没少在高岳手底下挨揍,他反倒非常乐意的想听听高岳有什么高见。
 
    说句实话,十年时间,步入化境宗师境地,其实他倒是并没有骄傲过。因为他见过太多天赋异禀的好苗子,也结交过太多年轻时是天之骄子般的武学宗师,知道化境虽然对普通武者来说太过遥远,但也不是不可能达到这一步,只不过大多数的人都是大器晚成,悟了自己的道,通俗一点来讲,就是知道自己为什么而练拳,懂得了自身练拳的真谛,从而步入化境,也并非什么太难的事。
 
    只听高岳又道:“这世上有数的化境宗师,以为前面没有了路,自暴自弃,年轻时练就的一身本领,到头来只保留了四五成,这样的人物,枉称宗师。只有那些不惧危险,战胜寂寞的人,才能更进一步,打破桎梏。你十年来挑战的高手,虽然有一半都是盛名在外的化境宗师,其实却连一个真正的宗师都没有。”
 
    才子居然并没有反驳,也无法反驳。
 
    高岳道:“适才小狼一招‘捶地炮’,暗劲如激流,明劲可裂石,一招便使你无力再战。你可知它这‘捶地炮’,其实并没有超出化境范畴,小狼同样以化境对你这个化境宗师,你完败。”
 
    才子嘴巴动了动,脸上有些发红,可是高岳哪里会不知道他心里对自己的说法断然不会服气?不过却没有理会,没有给才子辩驳的机会,而是率先开口道:“你是不是想说,刚才你虽然败了,但在拆招之中,却犹在上风?”说到这里,他抚摸狼妖的手掌轻轻一握,又轻轻一压,但力道却大得出奇,一下便将狼妖硕大的头颅压进地面,却像是颗小型炮弹炸开一样,居然在地上留了个大坑,和刚刚狼妖的“捶地炮”如出一辙。
 
    只不过让才子目瞪口呆的是,狼妖却并没有受伤,只不过是被突如其来的打击疼得龇牙咧嘴,然后它居然斜视着才子,眼中满是戏谑之意。
 
    高岳道:“适才你的‘龙翻身’和‘马踏飞燕’相辅相成,的确有大家风范,只是不识时务,你的对手如果和小狼一样有惊人的防御力,你拼了命也不过如此,但别人却能要你的命,你所谓的‘两败俱伤’只是个笑话。”
 
    这句话说完,高岳兴致索然地挥了挥手,显然是不打算再在这上面多废口舌了。他转而才又对狼妖说道:“你距离成道还有十万八千里,半步化形看似只有一步就能妖中化圣,但你这一生能否达到那一步,还要看造化。埋头苦修终是小道,自你随我征战以来,饮了多少高手的鲜血,终于半步化形。但你的前路也已断,我取大龙踏天路,无你用武之地,你且先随他继续征战,积蓄功德,终有再见之时。”
 
    言及此处,丝毫不理会狼妖满脸不情愿,手掌一翻,红光骤现,红光中出现了一个类似“六芒星”的阵图,始一阵成,反掌一拍,只见狼妖竟然缩小成一个迷你版的小狼,被吸入了高岳掌中。
 
    高岳隔空打出一掌,红光朝才子飞去。而才子吃惊的发现,这时候他胸口的吊坠,蓝光一现,竟飞出一口长柄大刀。
 
    高岳又打出几道法印,将红光引入长柄大刀中,而后红蓝两道光芒双双隐入了蓝光四射的吊坠里,恢复成一块普通的蓝色玉石般的吊坠模样。
 
    “你我缘分已尽,今日一别,没有再见之时。”
 
    “这把小狼刀,从现在起,将会为你护道,有朝一日你能彻底掌控它,你才有资格接触那些东西,否则必死无疑,切记。”
 
    高岳的口气没有任何感情,由始至终,他都没有正眼去看过才子一眼。仿佛因缘际会,相聚一堂的情分都因为一个“缘”字而开始,而离别也只不过是“缘尽”,师兄弟的情分到此终结。这让才子心底“咯噔”直响,当年师父落寞离开的时候,和此情此景何其相似?
 
    “二哥——”才子无力的呻吟。
 
    高岳却背过身去,仿佛没有听见,他缓缓走入夜色中,只有最后一句话留下:“老三已经归位,有空你多去五台山看一看他。呵呵呵……不过,我能预感他的变数,原本以为肩负师门的重任,会是我们当中的一个,却不知另有其人。呵呵……呵呵呵,命数……命数……命数……”
 
    接连三声“命数”,余音久久不散,当真是道尽了世人多少的悲伤和无奈?
 
    才子大声呼喊道:“二哥……二哥!”
 
    高岳的声音终于又传来:“你的命里,与我缘已尽,往事如前尘,将来自会再结有缘人,何必悲伤?只待那时,你且照拂一二,也不枉你我相识一场。”
 
    才子哪里听的进去这些话,但自此无论他如何叫唤,黑夜中再没有声音。
 
    夜更深,才子艰难地从地上爬起来,盘膝吐纳,运气疗伤,却良久都没有进入状态。他索性放松下来,暗道:“二哥出现在这西海,三哥在五台山上,不知道其他师兄还有小师妹在哪里?这些年,我从没有停止过寻找他们的下落,如今好不容易找到二哥,却是这样落幕。唉!待养好伤后,我且先去五台山,看看三哥发生了什么变数,再作打算。”
 
    有了计较,思路逐渐清晰。又过良久,恢复了些体力,在地上找到了自己的微冲和软剑,换了个弹匣,将微冲别在裤头,提着软剑,慢慢远离了狼群的尸体,寻了个隐秘地。
 
    这时,东方已经见鱼肚白,才子不理会体内剧痛,强扫疲惫,总算入定。他几乎快要被狼妖一招秒杀,受的伤极为严重,以他的修为来说,想要凭靠自身鼓动真气将伤势恢复,并非一朝一夕的事,期间若出了哪怕一丝一毫的岔子,只怕一辈子都恢复不了,境界跌落下去不说,以后还动不了手,和废人差不多。毕竟不是电影中的一些类似桥段,人都快被打死了,盘膝运功疗伤几个昼夜,不但将瘀血逼出体外,伤势也全复,更狗血的是居然功力大涨,视以前的对头如蝼蚁。
 
    这不现实,没有人是天生的主角,不会受上天眷顾。每一尊高手,无不是靠自身努力积累,实战,领悟,才有寸进。一朝勃发,瞬间成为绝世高手,是文人们的臆想罢了。
 
    才子是化境高手不假,筋骨皮、内脏的强韧度,是普通人的十几倍。但这不代表化境高手站在那里不动,可以任一个普通人拿一把利刃捅、割而不损。“外练筋骨皮,内练一口气”,连七岁小孩都知道武功“出神入化”的说法,坊间更是将这样的境界传得神乎其神。但不要说是普通人,即便是武术界的练家子,对这种境界的认知程度也是模拟两可,其实说白了,没到那一步,是不会知道那个境界玄妙的,除非是一些世家或名师子弟,有经验传授教导,这样练武时,自然就很难出岔子。
 
    才子现在的身体状况对于一般的练家子来说,早就死了。筋骨的损伤倒是其次,他的心肝脾肺肾几乎都有或重或轻的伤势,其中肺叶出血,最严重的是心脏有细微的一道裂缝,这道致命伤,正是狼妖最后一招“捶地炮”的暗劲所致。
 
    所幸狼妖出手的时候还有所顾忌,终归是事先知道才子的身份,不然才子早死了。它本来就打算将才子打死,断了高岳的念头,好让它能继续追随高岳去踏那条路,不用吃力不讨好的给这个废物小子护道。要知道一旦站在高处,能够懂得激流勇退的人,无不是大毅力,大智慧之辈,狼妖虽然化了半步形,一时又怎能悟透高岳的一番良苦用心?
 

当前网址:http://zghx114.com/a/hengcaiyulecaipiaoshoujiduan/20180710/10.html

 
你可能喜欢的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