已完成了狼化现了原形怒火充斥双眼再也不顾以

小编:畜生,找死!他眼露凶光,抬手就打了一梭子弹,这狼群早已将他包围,此时在狼嚎过后,竟然同时发起了攻击,可见远处的那头狼王,没有轻视它的对手。才子粗略一数,倒在他这一

 
    “畜生,找死!”他眼露凶光,抬手就打了一梭子弹,这狼群早已将他包围,此时在狼嚎过后,竟然同时发起了攻击,可见远处的那头狼王,没有轻视它的对手。才子粗略一数,倒在他这一梭子弹下的少说也有十几头,但狼群非但不退,借着夜色,以才子远超常人的目力,只见草丛中,数不清的绿色眼睛,四面八方蜂拥而来,像是一盏盏灯泡似的。
 
    “他娘的,最少三百!”才子暗骂晦气,却也没有胆怯。什么大风大浪没有见过?反而暗道:正好老子心情不好,先拿你们出口窝囊气!
 
    本来他还有备用的两个弹匣,但这一梭子弹打完后,却见他随手将微冲甩在一边,右手在腰间一摸,扯出一根牛皮带,手腕一抖,牛皮带被抖得笔直,牛皮破了开来,原来里面竟暗藏一把软剑。抖动的软剑去势不变,斜斜刺入一头扑咬过来的狼嘴中。手腕只一翻,削去半边狼头,同时剑锋已扫过同时进攻的另外几头狼的咽喉。
 
    这是一把利剑,本可吹毛断发,一经才子施展,剑走偏锋,快如闪电,专挑薄弱点,以巧破力,眨眼间,倒在他剑下的群狼已有二三十头,均是一击毙命。
 
    才子杀得兴起,不退反进,每到一处,周围一丈内,竟没有一头狼能够踏雷池半步。
 
    正进入杀戮状态,忽然一个声音冷笑道:“废物就是废物,只会屠些畜生,算什么本事?”
 
    才子“嗯?”了一声,却没有答话,手底下可是丝毫没有停下。这倒不是因为他自认为幻听了,也不是自大,而是根本没有多余的心思去管狼群以外的事,毕竟身在狼群中,一不小心就要中招。他能屠杀式的杀死群狼,不代表他会轻敌,相反,他已在出全力来应付,毕竟身上还有伤,不能久战。
 
    不过才子明显感到这个声音一出现,狼群的攻势骤然一顿,如果他稍加注意的话,则不难发现,冲在前面的狼群还不是太明显,但后面的却显然都停止了进攻。
 
    又屠了两头靠近的狼,才子眼睛一眯,却见迎面草丛中,忽地闪出一头怪物来。说它是怪物,倒不是说它长相怪异,这明显也是一头狼,却足足有成年的公牛大小,两眼猩红。这头巨狼一现身,四周的狼群忽然集体战战兢兢的松软着耳朵,匍匐在地,一动也不动了,活似宠物犬见了主人一般。
 
    但这依然还不能说巨狼就是怪物,说它是怪物,只因为它闪身出来时,已是暴喝一声道:“废物小子,你找死不成,给我住手!”
 
    饶是才子自认为见多识广,陡然亲眼看见一头会说话的巨狼,也是大吃一惊,连话都忘记反驳了。
 
    巨狼嘴巴一张一合的居然又在说人语,而且那猩红的双眼中竟然闪过一丝人性化的愠怒之意,道:“看什么看,没见过这么帅的狼王么?废物小子,你是聋了还是哑了?废物就是废物,果然只会屠些畜生,看到人就认怂了。”说到后面,它居然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,摇了摇头。
 
    “你是人?”才子被这头本来就是畜生的家伙骂了几次废物好像都没有听在耳里,反而直到这时候才从嘴里吐出这三个字,可见他心里吃惊的程度。
 
    “人很了不起么?”巨狼仿佛对这小子吃惊的样子感到很满意,但它似乎认为这样好像还不够,它话音刚落,前脚一抬,前身直立,猛然间,才子眼前一花,巨狼已变成一个身高两米开外的大汉,不过才子很快发现,这个大汉,只有一半人身,狼尾巴和狼后腿并没有变成人该有的样子。
 
    奇怪的是,才子却反而平静下来,他一手摸着下巴,饶有兴趣的问道:“你是妖?”
 
    哪知这人身狼腿的怪物指着才子的鼻子,破口大骂道:“你娘咧,格老子是妖,你全家都是妖,你全家先人都是妖咧!”
 
    “很多人一被惹急了,地方言就出来了,没想到一头妖怪也不例外,今天算是长见识了!”心里是这么想的,才子嘴里可不敢这么说了,他自认为自己的武功已经能站在这个世上的巅峰这一批人中了,因为面对这群人,他自认为可以一战,并且十有八九能够战而胜之。不过他也不是没有见过世面的人,打小就听师门长辈说过这方面的知识。
 
    自古以来,不乏英杰,拳术达到某个高深阶段后,无不是想尽办法想要打破那个极限,看一看那极少数人才能看到的世界。那是圣贤的世界,超脱凡俗,证了仙佛果位,延年益寿不说,其境更是不可思议,妙不可言。
 
    人打破极限,步入圣贤,已经可以说不是真正意义上的人了,而是圣人。那么其他种族似乎也可以以此定个相应的境界,比如古时一些大妖,就总想着化形成妖后,仗着法力挑战圣人的威严。像眼前这头巨狼,半步化形,在妖的世界理念中,可以说也已经等于人类半步化圣了,别的不说,智慧至少是远超常人。除非真正的圣贤,否则极难降服化形成妖的怪物,大多数圣贤降服一头强大的妖怪后,不忍杀之,而是会选择用来护法、护教,甚至用来坐骑。
 
    当然,才子也绝不会再轻易挑衅眼前这头半步化圣的狼妖了。他嘿嘿笑了笑,语气略带恭敬的抱了抱拳,道:“是不才眼拙眼拙,不知道尊下高姓大名?”
 
 第四章 双拳做鱼脊如弓
 
    狼妖微扬着脑袋道:“我的大名非有缘人不能耳染,废物小子,你屠杀我的子孙如砍瓜切菜一般,这个仇不能不报,对于一个死人,我更无须告诉你我那名头了,你那一套在我这里不管用,还不如留点口水去地府溜须拍马,说不定真能拍中马腿。”
 
    才子并不生气,反而老神在在的一本正经道:“能够遇到尊下这样的高人,我礼敬三分自然是理所应当,倘若尊下实在想要取我的小命,那只怕我也不能够坐以待毙了。”
 
    狼妖瞪着眼睛道:“你难道不怕死?”
 
    才子道:“死有很多种,有时可轻于鸿毛,有时却能轰轰烈烈。习武之人,在比武之中送了性命,也只能怪本人学艺不精,怨不得别人。”
 
    狼妖道:“不错不错,这句话有几分道理,不过就凭你这废物小子,也不先去照照镜子,我这样的大神是你够资格来挑战的么?”它忽然倒退一步,上身前衢,后腿半曲,脚掌在地上一踏,十根脚趾头深深地陷入地面,它嘴里喝了一声,大吼道:“你们人类的武术,无非是用不同的方式,走了条捷径,由外而内,强化体能,再由内而外,激发潜能,在我看来也不过如此。你想挑战我,那就先来看看我这一招,出自人类的形意虎形拳,看拳!”
 
    狼妖气势一往无前,甚至有一股舍我其谁的意境,才子竟然在这刹那间产生了幻觉,这头巨狼已不是狼,而是变成一头斑斓巨虎。
 
    狼妖陷入地面的十根脚趾头骤然发力,眨眼扑了过来,它虽然化为人身,但拳意却已超越了绝大多数的形意拳宗师,一扑,一捣,就像是百兽之王捕猎时,往往在猎物闪躲之时,突如其来的虎爪已掏走了猎物的心脏。
 
    “黑虎掏心”这一招,本是虎形拳最基本的拳法,但才子却感觉即便自己功力再高一倍,也挡不住这样凶猛绝伦的进攻。只不过,才子哪里是坐以待毙的怂人?在01秒之中,他不但不退,反而斜身弓背,双拳轰击地面,重力倒置,脊背如大弓一般,单腿如上弦的箭,骤然弹出,正是很多高手不屑使出的一招“黄狗撒尿”。
 
    就是这一招,却使得才子的爆发力激增一两倍,他这是以力会力的打法。实在是没有亲身面对狼妖的出拳,根本想不到这家伙对拳意的理解竟达到了返璞归真的境地,面对“黑虎掏心”,才子只能同样也拼了一招进击术。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,所谓一力降十会,任何招式变化面对狼妖的进攻都形同虚设。而倘若第一招就选择了退避,纵然避开了一击,接下来对方必成拔山的拳势,形成连击,一拳重过一拳,像掷山一样,那时候再想硬拼只能成为遐想,非要被活活打死不可。
 
    “黄狗撒尿”硬撼“黑虎掏心”,以腿对拳,眼看就要对碰在一处,突然,只见狼妖的手臂竟然短了七寸。在这关键时刻,它居然收拳拐成肘击。
 
    狼妖的手臂本来就长,按理说骤然拐拳成肘,缩短的距离少说也有个一尺五六。只因为双方都在进击,速度又极快,所以狼妖的肘击刚刚形成,才子的弹腿已打在狼妖的肘尖上。
 
    没有想象中的巨力对碰的场面发生,这短短七寸,正超出了才子弹腿的爆发点。本来两厢对碰,还在七寸之内,彼此的攻击点都是最盛之势,而超过这七寸,弹腿的力量骤然大减,后续无力。而狼妖要的就是这个效果,单手成肘挡住才子一腿,同时,另一只拳头竟然又是一招“黑虎掏心”打来。
 
    不过才子眼尖,反应不慢,这一招“黑虎掏心”由上而下,斜着打来,招式虽未变,但拳意却大不相同。
 
    “捶地炮”,同样是形意拳,但不同于“黑虎掏心”,却不是随便来个练家子都能打出来的。
 
    才子本就是弓身斜着踢腿的姿势,狼妖的出拳又快又重,一秒钟的时间在他们这样的高手眼中已经是慢动作了,所以才子再想使出类似“黄狗撒尿”这样的奇招,无疑是痴心妄想。尤其是他才刚刚弹出一腿,可以说不留余力,却被狼妖收拳拐肘化去了力道,此时正是前力方竭,后续无力的过度阶段,其间的时间在普通人眼中可以忽略不计,但在高手眼中,这样的破绽,无疑是成了判定生死的距离。
 
    才子心有不甘,纵然他的对手是一头半步化形的妖又如何?想要轻易打死他,也要让它知道他才子是块硬骨头,不好啃!
 
    猛然闷哼一声,在这间不容发之际,他硬是靠一声重重的闷哼,几乎将肺里的气泄了一大半。这一泄气,才子只觉得胸口火辣辣疼痛,显然是肺叶受了伤,可见这一口气,实在是在瞬息间靠骤然挤压才能达到这一步。
 
    不过伤了肺总比被一拳砸死的好。气泄了出去,才子像是突然之间没有了骨头一般,尤其是腰部,骤然拉长,一折,居然形成一个“<”形。只等狼妖一捶落下,地面都震了震,像颗炮弹落地一般,果然不愧“捶地炮”的一个炮字,可谓淋漓尽致。不过才子全然不顾,单掌拍地,身型翻转,后臀着地,在地面居然转了半圈,划了个太极,另一只手捏拳,双腿一缩,竟是一招“龙翻身”,像是飞龙在云雾之中现形,力量却是引而不发。
 
    随即两腿一拳齐出,打的是一招“马踏飞燕”。
 
    在这半个呼吸间,他硬是以爆发之力泄气,拉长了腰部,摆了个“<”形,却是印度古瑜伽术的浓缩版,让狼妖必中的一击落空,觅得一丝喘息之机。好不容易的机会,哪能错过?以“龙翻身”蓄力,并用太极的圆力以身为笔,划了半圈,接着是一招变相的“马踏飞燕”。可以说此刻的才子,不但将劣势化去,反而反攻为主,化被动为主动,这半圈,使才子首尾互换,此刻,他的头部几乎钻入了狼妖的胯下,“马踏飞燕”使出,不要说是半步化形高手,即便是圣人面对这样的攻击,也得暂避锋芒。
 
    狼妖也是暗吃一惊,全身汗毛一炸,可见它已经感到了严重的生命威胁。这种本能的炸毛,寻常的人类也可以感同身受,当然,动物尤其敏感,预感到危机就会炸毛。而以狼妖的修为来说,能让它产生这种本能,而始作俑者居然是一个他眼里的废物小子,可见他吃惊的程度实在也是不小。不过它也真了得,念头还没转过,条件反射般,它的身型一拔一斜,竟先一步斜斜跳出三丈远,摆脱了才子的攻击范围。
 
    “嗷——”
 
    一声狼嚎从狼妖嘴里发出,它刚跳开,已完成了狼化,现了原形,怒火充斥着它的双眼。再也不顾以人类的拳术碾压对方的想法,直立的巨大身子骤然弓背,前肢一合,以合掌的姿势,居然又一次打出一击“捶地炮”。不过这一次的“捶地炮”可谓名副其实,并没有攻击才子,而是锤击地面。
 
    肉眼无法瞧见的一股巨大暗劲传入地里,“捶地炮”的“炮响声”还没传入才子耳朵里,才子只暗道一声“糟糕”,没来得及应对,已率先被一击击中,被打飞出去,狠狠地砸落地面,面色一白,一口鲜血咳了出来。而这时候才能听见炮弹落地一般的声音,地面震动,而在狼妖身前已经多了一条深深的沟壑,可见它怒极发招,其实已是必杀技一般杀招,哪怕是一些入了化境的宗师高手,也要饮恨当场。
 
    才子虽然没有被一招秒杀,却也差不多了,没有了再战之力。
 
    不过狼妖哪里有那么多忌讳?见自己这样一招居然也没能把这个废物小子打死,他凶性更盛了几分,两眼瞪圆,扑了过来。这公牛一般的巨狼,完全狂化,失去了理智。这个时候的狼妖,无疑才算的上是真正的妖,邪恶而暴力。
 
    才子眼睁睁的看着扑了过来的狼妖,无力反抗,也无力逃跑。
 
    “哼!”就在这须臾间,突然传来一声冷哼。
 
    狼妖却像是被九天雷霆击中,骤然炸毛,像是一头巨大的刺猬。它横冲过来的速度也是戛然静止,猩红的双瞳,居然流露出浓浓的恐惧之意。没有环目四顾,它瞪着双眼,盯住才子,一动不动。因为在这瞬间,它已经判断出这声冷哼,正是从像条死狗一般躺在眼前不远处的才子发出的。
 

当前网址:http://zghx114.com/a/hengcaiyulecaipiaoshoujiduan/20180710/9.html

 
你可能喜欢的: